玉溪文明网
  首 页 聚焦文明玉溪 领导活动 公 告 文明播报 文明视频 文明创建 文明礼仪 我们的节日  
  玉溪风光 宣传思想文化 区县风采 聂耳·玉溪 道德建设 主题活动 志愿服务 未成年人 文化玉溪  
 

清华演奏《国际歌》
——聂耳在北平(下篇)

2021-09-13 09:59:43

聂耳(右)在北平与好友许强合影。

聂耳(左)与同乡友人陈钟沪(中)、许强在颐和园。

聂耳演奏《国际歌》的清华大学礼堂。

□ 崎松

在北平,聂耳一方面热情接受好友的邀请,去看风景名胜,躲过国民党特务在云南会馆的耳目;另一方面,他暗地里又与左翼进步文化工作者频繁接触,特别是和陆万美、张天虚的交谈,使他了解了全国的许多情况。聂耳决定在北平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左翼文化运动,投身到火热的斗争中去。

筹建北平音联

1932年9月中旬,北平剧联领导于伶收到了上海剧联总盟党团书记赵铭彝写来的推荐聂耳的介绍信后,便与宋之的一起去云南会馆找聂耳会晤。当聂耳得知他们是北平剧联负责人后十分高兴,向他们讲了上海“黑天使”事件的经过。于伶约聂耳为北平剧联的机关报《戏剧与电影》撰稿,并参加排练高尔基的《夜店》。由于他热情、真诚、爽直,很快就成了剧联的活跃分子。

10月1日,聂耳参加中共北平地下党组织的“飞行集会”。大家手挽手,声势浩大地前进,喊着口号直冲到国民党市党部大门口,砸了他们的招牌。由于大门已经关闭,游行队伍没有办法冲进去。

10月29日,聂耳参加剧联组织的演出后回到云南会馆,听到一个好消息,马哲明在北大二院演讲《陈独秀与中国革命》,他饭也顾不上吃,马上约了两个朋友就赶到北平大学。去到那里,才知道临时改变地点,改到朝阳大学演讲,他们又赶了过去。当他们走进教室时,只见人挤得满满的,几乎都是热心政治的青年学生。马哲明的演讲十分精彩,他从五四新文化运动讲到陈独秀对马列主义的传播,又从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讲到了国共合作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等。整个演讲多次被热烈的掌声所打断。最有趣的是演讲完以后,有个广东人上台替托洛茨基辩解,结果被台下的听众把他从台上轰了下去,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了。聂耳在北平参加左翼文化运动,主要工作是北平音联的筹建工作。本来组织上早已确定由王旦东、李元庆等人员负责,但他们组织经验不足,故工作一直没有起色。聂耳参加筹建工作后,邀请音乐界人士共同参与,草拟组织大纲、开成立大会、开筹备会议等全由聂耳主持。10月下旬,一切工作准备完成后,北平左翼音乐家联盟正式成立。到会的代表有20多人,成立大会在西四北面的一个教会女子中学二楼教室里举行。开会时从门口到楼梯口,都布置有学生警戒,保卫工作是很严密的。

会议由王旦东同志主持,他作了音联筹备工作的报告。然后是陆万美同志代表北平左翼文化总同盟讲话,最后进行了组织机构的选举。事先酝酿名单时,大家一致推选聂耳负责。但聂耳很谦虚,他坚持推选王旦东、李元庆等同志负责。他强调说,不久他要回上海工作,但大家仍一致选他担任执委。

清华大学礼堂的演出

聂耳亲自参加北平剧联的演出主要有两次,第一次是10月28日晚上,到清华大学礼堂演出。这次演出是以“东北学生自治会”名义,邀请于伶、宋之的等人主持的“苞莉芭剧社”去演出的。聂耳的节目是用小提琴演奏《国际歌》。

《国际歌》是巴黎公社的产物,是巴黎公社工人阶级用生命和鲜血谱写的。歌词的作者是无产者诗人鲍狄埃,曲作者是狄盖特。伟大导师列宁称这首歌为“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歌”,又说:“一个有觉悟的工人,不管他来到哪个国家,不管命运把他抛到哪里,不管他怎样感到自己是异邦人,言语不通,举目无亲,远离祖国,他都可以凭《国际歌》的熟悉曲调,给自己找到同志和朋友。”聂耳早在昆明读书和参加学生运动时就演奏过这首无产阶级的战歌,对它有着十分深厚的阶级感情。

当天下午5点30分,他们沿西直门坐洋车去清华大学,晚饭是几个冷包子和干烧饼。想到晚上的演出,聂耳兴奋异常,不论在洋车上还是走路时,脑子里都回旋着《国际歌》的旋律。当演出即将开始,场内就充满了激烈的斗争。聂耳准备好的《国际歌》,学生自治会主席张露薇不同意演出,台下的右派学生也起哄捣乱。但聂耳毫无畏惧,拿着小提琴镇定从容地走上前台,按原计划演奏。这时张露薇叫聂耳停奏,于伶则坚持讲理斗争,将聂耳推向台前。经过几分钟的舌战,左翼力量终于胜利了。聂耳那铿锵有力的琴声和《国际歌》激昂的旋律,终于在礼堂里响起。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场内的秩序好极了,一直到演奏结束,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那些背井离乡的东北学生们,一个个更是感动不已,群情激奋。

紧接着上演《战友》《S·O·S》《1932年的月光曲》和《乱钟》等独幕话剧,这些节目演出也获得了成功。

第二天早上起来,见右派学生写的“打倒普罗剧社”等标语贴在清华园内。剧社坚持斗争,提出抗议,面对面谈判论理。最后,学生自治会才赶快撕去了标语。当剧社在校门口等汽车回城时,许多人请聂耳跳非洲舞,他跳得特别欢快,大家都非常高兴。聂耳第二次参加剧联的公开演出是11月5日晚上,地点在东单外交部街“平大俄文商学院”。这天晚上,聂耳扮演《血衣》中的一位老工人,演得很感人,他自己也掉下了眼泪。另外,他还演奏了自己创作的乐曲。院里的观众都静静地听着,同乡青年们不时发出热烈的喝彩声:“小四狗,再来一个!”整个演出反映都很热烈,但场外却十分紧张,同学们挑选了一些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手持木棒在四周防卫,防止有人破坏。

离开北平

经过与北平剧联、北平音联战友们的并肩战斗,聂耳决心把自己的青春年华献给党的戏剧事业和音乐事业。后期,他慎重地向北平剧联党组织负责人于伶表达了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剧联党组织认真进行了讨论,大家认为经过各种斗争,可以看出聂耳的确是一位好青年,基本上具备了入党的条件。后因他在北平无固定职业,经济来源断绝,冬衣还当在上海的当铺里,北方天气已经十分寒冷,他要匆匆离开北平回上海,故而未办理入党手续。

11月6日下午,聂耳就要离开北平的战友,返回上海。于伶等剧联负责人让聂耳带给上海党组织三份材料:一是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北平分盟一年来的工作报告;二是聂耳要求入党的情况及党组织讨论同意的意见;三是给聂耳的介绍信。这三份材料封装在一个袋子里,让他带到上海后直接交给夏衍。

聂耳回上海的路费是由云南老乡和战友们为他凑的。冒着呼啸的寒风,陆万美、许强和不少北平剧联、音联的同志们都赶到火车站为他送行。大家依依惜别,有的人还流下了眼泪,祝他一路顺风。下午3点50分,火车向着上海开动了。三个月的北平生活是很短暂的,但这是聂耳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段时光,为他后来的音乐创作打下了更加坚实的基础。

(本文配图均为崎松提供)

上一页1下一页
【打印】【关闭
 
 
 
玉溪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本站点所有内容为玉溪文明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及建立镜像
制作单位:玉溪网 滇ICP备10004352号